丈夫回家吵着要离婚,太太说:「行呀!」最后她居然笑着把丈夫逼

  • 2020-06-14
丈夫回家吵着要离婚,太太说:「行呀!」最后她居然笑着把丈夫逼到「回心转意」!

丈夫回家吵着要离婚,太太说:「行呀!」最后她居然笑着把丈夫逼

 乐明工作的文化馆来了一位年青漂亮的女同事,叫傅晓雯,这本没什幺稀奇的,可自从这位靓女调来之后,乐明的心理和行为悄悄发生了变化,这就引起了他妻子薛莉虹的警觉。
 

渐渐地,薛莉虹察觉丈夫的行迹越来越异常,有一天夜里十二点多了,乐明还没有回家,也没有打电话回来说明情况,薛莉虹赶到文化馆,看到乐明和一位漂亮的女青年同在一室,女的在电脑前打字,男的坐在女的身边说着什幺,乐明说是在赶写一个剧本,又介绍说这个姑娘是馆里的打字员傅晓雯,当天晚上虽没有发现什幺,但薛莉虹心里已是投下了一片阴影,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薛莉虹:傅晓雯与丈夫之间会有故事发生!

 

 

薛莉虹的这种感觉在三个月后便得到了证实,这天,乐明回来得很晚,一进房间,他就语气坚定地对薛莉虹说:「我们离婚吧!」

听了这话,薛莉虹心头一震,但还是儘量保持着一种冷静的语气,问道:「你爱她吗?」乐明的脸上立刻精神了起来:「当然!和她在一起,我感到自己年轻了许多。」薛莉虹竭力剋制住自己的醋意:「她也爱你吗?」乐明沉浸在美好的回想里:「肯定!她说跟我在一起,吃萝蔔白菜都愿意。」薛莉虹又咄咄逼人地问道:「你们相互了解吗?」回答这问题,乐明底气不足,他说:「这不用你操心!」「离婚毕竟是件大事,你让我考虑两天再答覆你。」乐明同意了:「行!」

这天晚上,薛莉虹和乐明开始了婚内分居,他睡书房的单人床,薛莉虹带儿子睡原来的房间。让薛莉虹想不通的是:这年头,「男人有钱会变坏」,难道没钱的男人也会起异心?乐明身处「清水衙门」,兜里没几张零花的票子,而偏偏却有「初生牛犊」的小靓妹爱上他,图什幺?图他能码几部戏剧小品?图他成熟有男人的魅力?还是图他生性浪漫?

离薛莉虹答应乐明的两天时间快到了,说心里话,薛莉虹不想离婚,她很自信地预测乐明和那位「小甜心」的所谓爱情,纯属一时的「荷尔蒙」冲动,不会天长地久的,因为这种风花雪月的事,在男人堆里,乐明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,他只不过是别人「失败」的複製品!

丈夫回家吵着要离婚,太太说:「行呀!」最后她居然笑着把丈夫逼

两天后的晚上,薛莉虹正式答覆乐明:「我同意离婚。」乐明没想到薛莉虹会这幺爽快,但紧接着薛莉虹提出了一个条件:「你是知道的,我们买下这套房子,是以你的名义亲手借了我哥哥15万块钱,至今还有5万块钱没还。我想,等你把这笔钱还清后,我们再离婚。」乐明急了,他哪来钱还呢?经过和薛莉虹协商,从这个月开始,乐明每月拿出1500块钱还薛莉虹的哥哥,什幺时候还清,什幺时候离婚。

一个月过去了,这天是乐明发工资的日子,傍晚时分,他回到家里,一进门,便走到薛莉虹面前,把一个小牛皮纸信封交到她的手中,薛莉虹不解地望着乐明:「这是什幺?」乐明开了口,话里不带丝毫感情色彩:「还你哥哥的钱呀!」薛莉虹拆开信封,从里面抽出票子,公事公办地一张张点着票子,末了,她瞟了乐明一眼说:「没错,你还挺守信用。」乐明面无表情地回答:「不守信用,我就离不了婚,请你代写一张收条吧。」薛莉虹叫了起来:「我还要代写收条?」乐明不容商量地说:「那当然,到时候,你不认账,我找谁去?」薛莉虹随即按他的要求写了收条。乐明接过后,藏进公文包里,他特别提醒道:「别忘了把钱给你哥。」

丈夫回家吵着要离婚,太太说:「行呀!」最后她居然笑着把丈夫逼

第二个月发工资的日子又到了,可乐明那边迟迟不见动静,直到晚上,乐明才吞吞吐吐地开了口,他说这个月消费挺大的,手头有些吃紧,等下个月一起还。薛莉虹很宽容,答应了。接下来的三个月里,每到发工资,乐明都以种种藉口来拖延还款,而薛莉虹则一让再让。
 

转眼到了第六个月,又是乐明发工资的日子,这天深夜十二点乐明才回来,一进门,薛莉虹就发现他满脸红红的,好像喝了许多酒,走进客厅后,乐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大牛皮纸信封,说里面是5000块钱,是这个月的工资,还有他写小品的稿费。

薛莉虹关切地要他留下点钱,和傅小姐谈朋友,有时需要买些什幺。薛莉虹的话刚一出口,乐明涨红着脸暴跳起来:「你别跟我提她!」薛莉虹闹不明白了:「你们不是交往很密切吗?」乐明愤愤地说出了一句髒话:「密切个屁!哼,我原以为她真的能跟我吃萝蔔青菜,谁知她也是个俗不可耐的女人!」

接着,有些醉意的乐明便把薛莉虹当成了倾诉对象,毫不掩饰地吐露了「婚外情」的经过:刚开始时,他觉得和傅晓雯交往挺开心的,她也挺纯情的,后来,傅晓雯开始要这要那了,时髦衣服、金项链、彩屏手机,而且还要数码的相机;再到后来,胃口越来越大,要买手提电脑了,还说是为乐明打剧本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

在遭到乐明的拒绝后,傅晓雯大发脾气,说是一个穷编剧根本不配搞婚外恋,还说土老帽不懂得享受现代生活……更让乐明可气的是几天前的一个晚上,他亲眼看见傅晓雯和一个穿戴新潮的中年男人搂着逛大街,第二天,乐明找傅晓雯理论,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:「跟你玩玩浪漫可以,跟你过没钱的日子我受不了!爱情是要物质做后盾的,你懂不懂?」

乐明一下傻了眼,他一直认为自己找到了像当年一样的纯真爱情,没想到浪漫过后,同样离不开柴米油盐的物质化,而且现在的这种物质化比当年要高出十倍百倍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