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最强製造业,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

  • 2020-07-14
日本最强製造业,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

东京新宿高速巴士总站里,往富士山河口湖的巴士一到站,乘客鱼贯上车,仔细观察可以发现,几乎半数是欧美、中国等国外游客,他们专程为了开放一般人上山的 7、8 月间,到富士山朝圣。这次《财讯》记者也朝富士山前进,不过目的地不是富士山,而是山脚下的黄色机器人王国──日本发那科公司。

进入发那科总公司採访会长,绝对是跑工具机线记者的梦想,即使日本记者也不例外;因为这家公司可说是异常低调,虽是一致公认的绩优股、模範生,但也被形容为「谜样的公司」、「蒙上一层面纱的企业」、实施「祕密主义」等,早年还以拒绝受访着称,能取得的公开资料有限,更难直接与经营层对话。

谜样的公司,员工名片没有电子信箱

到底有多神祕?发那科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,即使是公关部门,名片也没有电子邮件地址;虽然觉得不方便,但马上能够理解,公司为保护技术所做的各种努力,可说是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。

一直到近几年,会长稻叶善治开始出现在公开场合,才让外界透过一点一滴的极少数机会,一窥这家神祕公司的真实面貌。

为什幺发那科如此让外界急切地想深入了解?从产品面来看,其电脑数值控制器(CNC)在全球市占率达五成;工业用机器人是全球四强之一,占有率约二成;拜 iPhone 等产品之赐,加工智慧手机金属外壳的高速钻孔机(Robodrill)市占率高达八成。「一旦发那科停工,全球主要的製造业都会受影响」,曾有媒体如此形容这家公司的重要性。

从财务面来看,实施无负债经营,手头现金超过 6,000 亿日圆(根据日本 Riskmonster 公司统计,2018 年度现金金额为 6,071 亿日圆,排名日本第五)。此外,营业利益率多次超过四成。从员工最在意的薪资面来看,2018 年平均年薪 1,347 万日圆,在上市公司排名第 21。8 月 16 日总市值 3.7 兆日圆,在东京证交所第一类股排名 31 名。「称发那科是最会赚钱的日本製造业,一点都不为过」,业内人士形容。日本最强製造业,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

发那科枥木县壬生工厂占地 21 万坪,是最先进的工厂。

看起来根本打遍天下无敌手,但企业经营本就不可能一帆风顺,最近发那科的业绩表现,遇上了逆风。

2020 年 3 月底为止的 2019 年度,发那科集团净利估计将比前一年度锐减 61% 为 603 亿日圆,营业利益大减 56% 为 713 亿日圆,营业额则减少 18% 为 5,242 亿日圆;且营业利益率将降到 13.6%,虽然仍高于全产业平均的 3.7%,却是自 1993 年 26 年来首次跌破 20%。

发那科业绩下滑,关键就在美中贸易战!根据日本工具机工业会统计,2018 年工具机订单金额连续两年创新高,但预估 2019 年金额将比前一年减少约 12% 为 1.6 兆日圆,主因是美中贸易摩擦使对中国的出口减少。

就在这个转折的关键,发那科的下一步,可谓至关重要。为此,《财讯》向发那科提出採访申请,8 月初来到山梨县忍野村,进入占地 53 万坪的发那科总部,採访第二代会长稻叶善治,独家揭露他对美中贸易战的看法。

不能没有它》一旦停工,全球製造业都受影响

《财讯》记者还进入生产工厂,直击发那科最自豪的技术之一──用机器人如何製造机器人,见证这全球机器人霸主,如何成为全球製造业重要的幕后推手。

「我们一点不神祕啊!不知道大家为什幺这样说」,身着标準黄色外套的稻叶善治似乎有点无奈又无辜地微笑着说。多数日本媒体都同意,发那科的改变,关键是从 2013 年开始,或许更精準地说,是从稻叶善治开始。

不过,发那科一切的起点,要回溯到创办人稻叶清右卫门的旷世发明。

1956 年,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部的稻叶清右卫门,开发出数值控制和伺服装置,让以前倚赖人工的机械加工,可以靠数值资料操作。1972 年从富士通公司将 NC 部门独立出来,资本额 20 亿日圆,取名发那科(FANUC),意思是富士自动数位控制(Fuji Automatic NUmerical Control),从公司成立之初,就明确以自动化为发展目标。

1974 年,发那科开发出自家工厂用的机器人,1977 年开始对外销售,1982 年与美国通用汽车成立合资公司,1986 年与美国奇异成立合资公司,透过汽车等业者,在海外打响知名度。

稻叶清右卫门带领公司以强大的研发力着称,1979 年度单一公司营业额为 500 亿日圆,到他卸下公司各项职务的 2012 年度,集团营业额成长为 4,983 亿日圆。

2013 年名誉会长稻叶清右卫门彻底离开经营第一线,稻叶善治将公司改採集团领导的体制,分成现有的 3 大事业部门。当时稻叶善治接受《东洋经济週刊》採访时指出,发那科变成大组织后,部门间的联络或指示的体系变得冗长,这样会无法跟上急遽变化的市场,因此分成 3 个事业部,只是回到原点,也就是富士通时代的做法,让各事业本部负责,快速决策。

这 3 个事业部分别是:

印度总理莫迪(右 1)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(右 2)的陪同下参观发那科。

营运遇逆风》贸易战冲击,营业利益率跌破二成

慢慢地,稻叶善治也开始和股东交流对话,倾听他们的声音。2015 年 3 月发那科第一次设立和股东对话的部门;同年,还决定股息发放率比先前倍增为 60%,原因是手头资金已经存到 1 兆日圆,因此要回馈给股东。

更重要的是,2016 年稻叶善治拔擢副社长山口贤治为社长,当年他才 47 岁,对一家快 50 年的老公司来说,把这幺重要的位置交出去,稻叶善治却毫不手软,开始推动年轻化。

东京大学研究所毕业的山口精通机器人技术,38 岁就当上总公司工厂的厂长,39 岁当上专务董事,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但也是 13 年来第一次出现非稻叶家族的社长,今年 4 月还接下执行长的重责大任,未来表现值得期待。

甚至,发那科更主动打破过去给人封闭的印象,现在也开始和其他公司携手合作,採取开放的态势,例如 2016 年和美国思科等 4 家公司联合打造 IoT 平台 FIELD(FANUC Intelligent Edge Link & Drive,发那科智慧边缘连接和驱动)系统,2017 年开始推动,透过感测器,可以立即掌握工厂内机器人或工具机的工作状况,在发生故障前就预先知道;最特别的是,即使厂内设备有新有旧、厂牌也不尽相同,仍能透过这个平台,提高整体的效率。

光靠发那科自己的成效有限,透过和多家厂商结盟,并对外部企业开放,让相关业者容易设计应用程式,也才能提高使用者的方便性,这样的策略的确奏效,如今伙伴企业已超过 500 家。

一手推动发那科改革的稻叶善治,外界想像应该是霸气十足,但当《财讯》记者问到美中贸易战导致发那科获利减少时,在会议室接受专访的稻叶善治,语气平和而诚恳、不疾不徐地回答,「公司对短期业绩的波动不以为意,也从来不公布中期或长期计画,因为我们追求的是永续经营。」一点也感受不到焦虑或急迫感。

稻叶善治之前就公开表示,即使现在接单和营业额状况严峻,发那科仍持续每年约 1,000 亿日圆规模的设备投资,就是为长远的未来做打算。

首度非家族掌权,山口贤治今年 4 月接任执行长

而这样的经营模式,正是发那科屹立近 50 年的成功关键。稻叶善治受访时不断强调「专注」,不会无限扩张产品线,例如机器人领域中,只做「工业用机器人」,现在的 3 大事业群也有一个共通点,就是创业以来的核心──控制。

发那科维持创办人对研发的坚持:「技术有历史,但是技术人员没有过去,只有创造」,而研发的目标就是用更少的零件、提高产品信赖性,并且成本比别人低。稻叶善治说:「研发人员占总员工数的三分之一」,为了把研发做到极致,不惜投注成本。2017 年度研发费用是 529.56 亿日圆,占营业额比率达 7.3%,已经连续两年超过 7%。

为永续奠基,每年持续千亿日圆的设备投资

稻叶善治笑着说:「我也很希望客户买新机器啊!可是如果客户希望用旧机器,即使是 30、40 年的老机器,我们也一定会设法修到好!」发那科在全球 108 国共 263 个据点提供维修服务,得知客户有需求时会快速赶到,而且终生维修产品,早已成为发那科的企业文化。

发那科还坚持在日本国内研发、生产。稻叶善治说明原因是,开发者和生产工厂可以即时交换意见,而且这些机器的买主是企业,并非一般消费者,不需要在消费地生产。外界认为,避免技术外流也是重要原因。公司也会高薪延揽优秀人才,因此在日本上市公司的薪资排名中,发那科 2018 年的平均年薪是 1,347 万日圆,如果比较生涯薪资,则高达 4.9 亿日圆,在上市公司排名第 11。

全球自动化製造的趋势明确,但工业用机器人等硬体愈来愈难以差异化,加上 AI、IoT 等技术快速发展的情况下,发那科如何维持霸主的地位,值得拭目以待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