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7水灾与水患治理特别预算执行率无关

  • 2020-08-11

<> 针对717中南部大水灾,马总统责怪中央气象局测报失準,其实是错怪了对象、究错了责。水利署则认为淹水是因卡玫基雨量是50年来最大的、仅次于民国48年的八七水灾;水利署还说,这是全球气候变迁造成的降雨型态丕变,就算1160亿元治水预算执行完毕,一样会淹水。这样的说法,还了气象局一点公道;也就是气象局测报得準确与否,与此次淹水是否发生不相关。即使气象局事先预报了降雨强度将有超过500公釐以上又如何?这些淹水地区做好了防洪防灾準备吗?所以气象局的预测準确度,绝非是马总统第一时间要究责的对象与重点。马总统该追究的是,各地方政府在汛期来临前,为何没有做好防洪、防灾、救灾的整备工作?甚至连排水沟渠的堵塞都没有及早清淤疏通?

<> 其次,朝野立委、政客及媒体名嘴,众口一声的质问行政院团队,执行二年的治水特别预算,为何执行率低、完工率低、没有达成预期防洪绩效?尤其民进党籍的政客,更是拿三年前《水患治理特别条例》预算编列时的延滞做为攻击口实。言下之意是,如果治水特别预算能早一个会期通过,水灾便不会发生。这更是不了解水患治理特别条例的执行程序所溢推出来的怪罪之词。对于这项「误导」说法,谢长廷及游锡堃应该要出面澄清;经济部更要向社会说个清楚,因为这整件事都是经济部水利署当初为了迎合上意,从头到尾胡乱整编出来的;也难怪水利署长要抢着声言「就算1160亿元治水预算执行完毕,这次一样会淹水」来为水利署自己推卸责任。

<> 水利署长还说卡玫基这种降雨方式,远远超过防洪设施的设计标準;当然这句话有相当程度的真实性,只是说的时间不对。所以水利署主张未来除了加速执行治水计画外,将建议全面调查低度利用的国土,减少居住,开闢做为滞洪池及农塘;并在山坡地造林以降低洪水逕流。民众的看法是,现在说这些是在模糊议题、转移淹水究责的焦点;而且寸土寸金的台湾地区,哪来那幺多的土地可以移作洪氾平原或滞洪池?真是不食人间烟火!

<> 经济部水利署及谢游二名前行政院长,面对中南部的灾民,应该要道歉并说清楚,《水患治理特别条例》与预算的「真实内涵与功能」是甚幺?当初是怎幺草草拼凑、通过以后才为了消化预算、不得不找顾问公司挖空心思开始设计的?也应该坦诚告诉社会,八年计画的前二年其实都还在防洪治水工程的设计与审查阶段;主要的水患治理工程还没有真正开展呢!换句话说,将此次717淹水的过错,强加在水患治理预算执行率偏低、是目前行政团队执行绩效的不力等等,这些都是不正义的政治算计说法;推诿卸责的心态根本无助于水患之后的原因检讨、更无益于关键的釐清与防範治理对策的构思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